第一篇 第一章 成长的历程 第一节 萌芽(1)

“大6公历67年,辉煌王朝的创立者,卓越的政治家、军事家、演说家,辉煌帝国第一任皇帝——李无锋出生于大6东部的唐河帝国都州一个没落士族家庭。”——摘自《辉煌帝国史》。

“啊,故乡,我终于回来了。”望着高耸的城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虽然故乡已经没有一个亲人,但毕竟养育了自己十多年,是自己成长的地方,那股浓浓的故乡情怀,无论自己走到哪里,始终无法忘怀。

近乡情更怯,离家越来越近,自己反倒越来越心慌。“也许自己只长大了。”回想两年前自己离开家乡时那种放眼天下周游世界的心情,与现在的心情截然不同。“也不知道父母的坟前草都有多深了,也该去看看了。”一名满带风尘的青年站在城楼下门洞旁的大路边望着大路上人来人往的情景喃喃自语道。没有忙着回家,青年抖了抖身上的尘土,一手拉着马缰,翻身上马,向郊外驰去。

“父亲,母亲,孩儿回来了。”来到郊外公墓两座普通的坟前,青年下马跪倒在坟前,久久不愿起来。墓地显得格外安静,偶有几声鸟鸣。

拜完父母坟,青年起身仰望天空,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我现在该做什么呢,先不想那么多,回家看看吧。”

唐河帝国位于东大6的部和东部,土地辽阔,人口众多,都州处在帝国部的扇江平原上,这里土地肥沃,水利达,交通方便,物产丰富,人口稠密,是帝国重要的粮棉产地和经济达地区之一,也是帝国政治经济商业化艺术心。

都州约有人口五百万,是东大6最大的城市,也是整个拉亚大6最大的城市之一。由于近几百年来,这里从未遭受过战火,所以这儿便成为东大6最繁华的城市。城市始建于大6公历86年唐河帝国初期,历经二十余年方初步完成,后历代又逐步完善,到本世纪初方最后大成。

城市分为内城和外城两部分,内城就是皇宫,那是皇帝及其妃嫔还有他们的未成年子女居住以及皇帝办公的地方。内城位于整个城市的央,在紧挨着内城的外边分别是政府机关各部门办公的地方。接着就是各达官贵族的宅邸,再外边就是居民区和商业区了。

整个城市呈正方形,东西南北各有九条宽敞的大道将城市划分成如同棋盘格子一般,间还分布着无数小街巷道和广场,高达十五米,宽十米的坚固城墙将城市包纳其间,外面还有宽阔的护城河绕城而过,东西南北各有一道大门,大门宽十米,平时并不开启,只有遇到特殊情况才开启,大门两侧各有一道宽五米的小门,每天早晨六时至晚上八时开启,供平常城内城外人民进出。

在四座城门附近的城内城外各有一座军营,城内四座军营驻扎的是帝国禁卫军团的四个师团,城外四座军营驻扎的是帝国城卫军团的四个师团。

工业区和贸易区主要集在城市的北部,各种商品的作坊、仓库、集散市场,以及各个行业的行会,许多大商号的总部或分部,大都集在这里。帝国财政总署及下设的税务总局也设在这里。

每天,北门外的扇江码头,帝国各地乃至大6各地的各种商品源源不断地通过6路或水路从各地运入,都的各种出产也从这儿运往全国各地,全大6有名的商号均在码头上设有转运站和简易仓库。

商业区和娱乐场所主要集在城市东部,这里是经商的风水宝地,商业店铺鳞次栉比,各条大街小巷车来人往,来自大6各地的商人和旅客随处可见。大部分有名的银楼、钱庄、酒楼、旅店、风月场所、赌场、当铺、拍卖心也都座落在这个区域。这里也是都社会治安最为复杂的区域,帝国警察总局和都警察局就座落此区。

城市的南部是帝国的化艺术心,帝国大学、帝国艺术学院、帝**事学院三座帝国最高学府均座落于此,来自帝国各地的学生在这里学习各种技能知识,许多来自帝国以外大6其它国家的学生也不远千里来此求学。这里还分布着帝国图书馆、帝国博物院、帝国化艺术心、帝国棋院、帝国国立大剧院、帝国书画院、太医府等著名建筑。

由于这片区域环境优美,化艺术气氛浓厚,各国驻唐河帝国使馆也都选择于此。许多王公贵族也将自己的宅邸或别墅修建在这里,还有不少著名的民间藏书馆,私立学堂也都建在这里。

城市的西部是主要的生活居住区,都大部分普通老百姓都居住在这个区域。从皇宫西门出来,就是著名的凯旋门和凯旋广场,这里是帝国每次举行重大庆典和皇帝阅兵的地方。

广场四周分布着帝国禁卫军和帝国城卫军总部,各驻扎着禁卫军团第一师团和城卫军团第一师团,帝国宪兵司令部和帝国羽林军本部也都座落在广场周围。

拜完父母亲的坟墓,青年重新上马,向城内骑去。从西门进城,一进城门,就是大名鼎鼎的凯旋大道,沿着大道向前,一直可以通到皇宫西门外的凯旋门和凯旋广场。进城后,青年下了马,牵着马沿着大道缓缓地走着,望着四周熟悉的景物,两年前离开家的情景彷佛就像昨天一样历历在目,周围依然如故,并没有多大变化,熙熙攘攘的人群,生意兴隆的商铺,南来北往的旅客,沿街叫卖的小贩,种种景象生动细致地映入眼帘。“看来帝都老百姓的生活还不错,与帝国西部几个郡的老百姓的生活大不一样呀。”青年一边走着,一边想着。

牵着马,向右拐入另外一条大街,再向前走一段路,再向左拐进一条小巷,紧走几步,就可以看见自己的家门了。这是一条不大的巷子,看得出居住在这儿的人都是些普普通通的市民,很难想得到这儿几十年后会引来一批又一批的游客,来参观帝国皇帝的故居。

“吴婶,吴婶!”

“谁呀?”

“是我呀。”

“谁呀?”随着吱呀一声门响,从旁边推开的一扇门走出一位四十多岁的年妇女,青年一眼认出她就是看着自己从小长大的邻居吴婶。

“是我啊,吴婶,我是无锋啊。”

“无锋,真的是你,这两年你跑哪儿去啦?一出门就是两年,也不捎个信回来,把人担心死了,万一有个啥事儿,我怎么对得起临终把你托付给我的你娘啊。”

“吴婶,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再说我的年龄也不算小了,我自己会照顾自己,我走的时候不是告诉过你了吗?”

吴婶拉着他一阵问寒问暖,弄得无锋好容易才算把这两年自己的情况讲了个大概,“无锋啊,你才十六岁就跑遍了这多地方,真不简单,在外边一个人肯定挺苦吧。”“惯了,也觉得没啥。”话虽这样说,回想当初自己一个人刚满十四岁就独自离家去周游世界,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师傅的话语言犹在耳,一晃两年就过去了,自己也遵从师傅的嘱咐,完成了游历,自己也由一个单薄的少年长成了一个体形挺拔的青年,而自己也开阔了眼界,增长了见识,武技也得到长足的提高,这两年受的苦,对自己的成长真的是大有裨益。

“哦,对了,怎么没看见大牛和二妞呢?”

“大牛和他爹去码头拉货去了,二妞去年就嫁给前面那条街的张家老四了,张家老四在城东的一家药堂里当伙计,日子都还算过得去。前些时候听说西边在打仗,北边在闹匪,看来这日子越来越不太平了。你叔他们也快要回来了。我去做些菜,等他们回来好好聚一聚。”

邻居真心地关怀使得李无锋深深地被感动了,躺在两年都未曾住的家,李无锋脑海暇思无限,已经回到家了,自己以后该何去何从,也许应该下个决定了,想到这儿,李无锋突然想起晚饭的时候吴叔说起城的凯旋广场正在招兵,也许这是一个机会,何不就此开始,寻找机会,以实现自己从小的梦想。

师傅两年前就说过,当今大6,东部唐河帝国内有藩镇隐忧,外有周围各国虎视眈眈,西北边疆更有北方游牧民族每年的侵略骚扰,帝国内部也问题甚多,小规模的农民奴隶起义时有生,许多穷人迫于生计,沦为盗匪。帝国国力江河日下,早已不复有帝国最强盛时期的气势。

大6部,北方大草原上的游牧民族势力强大,不断对外进行侵略战争,内部也纷争不断。部和南部则是小国和城邦林立,由于没有强大势力的介入,所以近十年来没有大的战争,局面显得相对平静,但小的冲突依然时有生,而且由于各个国家和城邦经济展不平衡,爆战争的可能性依然存在。

大6西部则是四强争霸,三个强国和一个国家联盟为了各自的利益争战不断,而北部的游牧民族也年复一年的南下入侵,为本已战火纷飞的西大6火上浇油。

想到这儿,无锋深深地感觉到要想在当今世上有所作为,没有实力根本就是痴心妄想,有实力才有言权,无锋想不起是哪一位哲人曾说过这样一句话。

如今加入军伍,正好可以在军队施展自己的才能,创出一番事业,想到这儿,他不由得下定了决心,这才安然入睡。清晨,一觉醒来,天还未亮,已经好久没有这样舒服地睡一觉了,他起身到了院子里,活动活动身体,又练习了一下拳脚,俗话说拳不离手,曲不离口,练功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自己早已养成每天早起练功的习惯,如果没有特殊情况,自己是每天都要坚持。

门外传来吴婶叫他过去吃早饭的声音,李无锋收拾了一下就过去了。饭后,无锋向吴婶一家谈了自己的决定,吴婶有些担心,而吴叔则大力支持,认为男儿志在千里,应该去闯一闯。
第一篇 第一章 成长的历程 第一节 萌芽(1)
江山美人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