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篇 横扫** 第三章 立马横刀 第十四节 东利伯亚行省

第三篇横扫**第三章立马横刀第十四节东利伯亚行省

虽然王缭的建议给了无锋相当大的感触,但是按照惯性推动的帝国央并不会因为无锋的思考而停止前进,帝国政务院工作人员抵达桑林城,开始与马其汗贵族、士绅、商人、平民选出的代表进行座谈会商,与此同时,帝国也在开始与三国同盟军就马其汗东部控制区的地位问题进行谈判。

强盛一时的马其汗国就在大唐的绞索下黯然落幕,虽然最终大唐仍然是通过军事征服达到了这一目的,但是周边邻近的国家和实力都清楚马其汗人最终失败的原因在于他们无法在支撑下去了,铜墙铁壁般的封锁让马其汗人国民经济举步维艰,而战争带来的巨大消耗让马其汗根本就无法与大唐近乎于无穷尽的国力比拼,人力物力资金如同滚滚流水一般投入战争这个张着阔嘴的怪兽,一瞬间就可以化为乌有,尤其是在失去了越京和罗尼西亚之后,马其汗人便丧失了战争潜力,这样的下场甚至连毕希利和雷觉天也早已有所预料,总而言之,东大6的战事就以这样一个不出意外的结局落幕。

随着南方战事的结束,摆上问题的就是关于多顿、普尔以及马其汗三地的地位问题,尤其是多顿和普尔的贵族代表团已经在帝都逗留了不少时日,从政务院各部到枢密院,从元老院到公民院,关于多顿和普尔两地地位问题的争吵已经持续了太久,普尔和多顿贵族代表们无论如何也难以接受将两地直接降格为郡一级的行政区域。他们并没有奢望可以独立或者自治,他们也清楚大唐绝不会同意花费了如此巨大地代价最终给他们这样的待遇,退而求其次,他们只能希望大唐央政府考虑到普尔和多顿的特殊情况给予一定自治权利,同时也要求获得一个高于帝国郡一级行政区的行政规格。

关于多顿和普尔的地位问题王缭也理智的没有提出像马其汗人那样的建议,毕竟利伯亚人对于唐民族来说都是一个巨大地威胁,其危险程度远远出被困缚在内6的马其汗人。放任这样一个庞大地群体游离于帝国统辖范围之外,王缭同样不放心。但是若是要让唐族对这个地区实施向帝国内地或者大6地区那样的直接管理显然也不大现实,除非实施军管,在某种程度下王缭仍然倾向于在给予普尔和多顿帝国控制下的特殊行政区地位同时以经济手段控制这两个地区,甚至在日后的西斯罗和卡曼都可以采取同样的手段。

在经历了无数次争吵和妥协之后,关于多顿和普尔的地位问题终于确定了下来,行省作为一个高于郡的特殊行政区第一次在帝国政务院下辖地体制出现,多顿和普尔被合并称为东利伯亚行省。关于这个行省的省府所在也是颇费周折,无论是海森城还是伯力城显然都无法让虽然同是利伯亚种族但是早已被时间划分为普尔人和多顿人的两个分支民族满意,而帝国最终选择了折衷意见,将在海森到伯力城的道路央,也就是两国边境线上建设一座新的城市,取名东方城,而拿拉尼亚语译音则被称为伊斯特城。

这个东利伯亚行省一经建立便在多顿和普尔两国的贵族代表引了激烈的争夺,行省总督自然是不可能从他们产生的。但是在约定行省议会和行省行政机构设置来看,行省地权力远远大于帝国央辖下的另外一种行政区——郡,郡所设总督下并无常设行政机构,而更多是用高级幕僚的分工来应付日常工作,但是行省却大不一样,行省议会体制已经确立。帝国元老院代表和公民院代表都将必须是行省议会议员选举产生,而行省议会议员的产生虽然需要经过一系列复杂的程序和限制,但是这毕竟是一种民主选举产生,帝国央政府除了审查其资格外,将不会干预选举结果,而整个行省的行政机构各署局除一号脑是通过帝国央政府任命或者议会选举产生后经央政府批准外,其余官员都将直接由议会选举或者任命。

对于行省议会权力地扩大化无论是多顿还是普尔贵族士绅们的嗅觉都是异常敏感,他们都意识到除了在军事方面的权力仍然牢牢把持外,在行政管理方面并不会过多关注,很显然对于大唐帝国来说。利伯亚平原的战略地位更多的是体现在它的军事价值上。当它丧失了对帝国本土的军事威胁力之后,它的地位和影响力甚至比起西南郡都还不如。这一点对于多顿和普尔贵族士绅们来说既感到有些失落又有些高兴。失落的是曾经风光一时的利伯亚人现在竟然沦落到要当奴仆都只有当二流奴仆地地步,高兴地是央政府的大手放权也给了他们这些被原来地保守派和强硬派压制着一直翻不了身的温和派和亲唐派以挥和崛起的舞台。

虽然马其汗最终在大唐和三国同盟军的联手下轰然倒塌,但是梁崇信指挥的这一场战争却并没有能够为他赢得多少荣誉,无论是媒体还是民众现在的眼界似乎一下子变得很刁很高,在他们眼帝国大军便是一己之力也可以将马其汗人扫入历史的垃圾堆,没有人会想到那样会给帝**队带来多少损失。

但是崔秀并不那么看,这一场战争看起来似乎没有那么酣畅淋漓气吞山河的痛快,但是有一点却不容否认,整个这一场彻底解决马其汗人的战争只有区区五万多人的伤亡,这对于一个主帅来说是何等的不容易,但是梁崇信却做到了。虽说打仗就难免会有牺牲,但是以最小的代价获取最大的效果历来就是将帅们追求的目标,而在这一战梁崇信就做到了,从某种角度来说,梁崇信做得比自己更好。

“薄老,陛下有什么打算?”端起酒杯的崔秀轻轻抿了一口,来自济州的烧刀子烈酒在这种时候入喉总能带起一阵烈火般的烧灼,汗水滔滔不绝的从身体各个部位涌出,崔秀喜欢这种感觉。

“秀,你的想法我已经与陛下谈及过了,西斯罗和卡曼已经是冢枯骨,即便是不去强攻硬打也撑不了多久了,想要在对这两个国家的战争建功立业的兄弟们还有很多,你能主动让出陛下很高兴,不过你打算到大6去重新展的想法陛下却未置可否。”薄近尘夹起一颗花生米丢入自己口,他也喜欢这种滋味,这是他在太平军军旅生涯养成的习惯,即便是已经位居帝国枢密院右使高位,他仍然喜欢回味这种能够让他回忆起往事的滋味。

“莫非陛下还疑心秀不成?”崔秀沉吟了一下目光流转,半开玩笑似的问道。

“秀你误会陛下了,陛下敢把八十万大军交给你让你一人独居印德安,难道还不够信任你么?那可是连崇信都未曾享受过的殊荣。处在陛下这个位置上已经不仅仅是想要建功立业那么简单了,多夺取一块土地,多占领一座城市,多征服一个民族,这些想法对于你和我来说也许是一个值得夸耀一辈子的荣勋,但是对于陛下来说,这又算得了什么呢?”薄近尘摇摇头,此时他的目光显得有些迷离,“陛下此时想的我也无法猜测,但是随着帝国的日益庞大,军事行动肯定会趋于弱化,并不是指军队会弱化,而是指大规模军事行动会逐渐减少,但是小规模的军事行动也许会更加频繁。陛下现在想的是如何能够让这样一个庞大的帝国在他手变得平稳而又积极的运转起来,如何让绝大多数帝国民众感受到帝国的强大,维系如此多的民族和民众对帝国的向心力,我想这也许是陛下的一个目标吧。”

“薄老,你还说漏了一点,陛下还在考虑如何让帝国央政府的体制更加完善和稳固,他现在的主要精力都放在这上面了,你没听说么?王缭建议让马其汗国仍然维持独立地位,陛下居然动心了,嘿嘿,这可真是天方夜谭,养虎遗患,这个词语似乎很多人都记不起了。不知道下一步,帝国会不会让西斯罗和卡曼也要如此考虑呢?”崔秀摇摇头,“也许陛下真有驯虎之法,不过我老崔却知道要想让虎没有危险,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它变成死老虎。”

“不,秀,问题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马其汗的问题虽然还在商榷,但是我也是倾向于支持王缭的意见。”薄近尘这一次直截了当的回应了崔秀的质问,“秀,你有没有一种感觉,现在的战争正在逐步生变化,与十年前甚至五年前都大不一样了,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日新月异,我们都快要跟不上时代了。”
正文 第三篇 横扫** 第三章 立马横刀 第十四节 东利伯亚行省
江山美人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