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魔与道螳螂捕蝉

先前叶虚在湖中吸取阴气,花了一个月才转化了两三成纯阳之气,现在寒泉之中的纯阴之气比湖水中浓郁百倍。叶虚只吸取了半天,竟然就将体内的纯阳之气转化了九成。

就在此时,叶虚突然心中一动,暗想自己是靠着纯阳之气和纯阴之气的中和反应才能在水中长时间闭气的,如果体内的纯阳之气全部转化完毕,岂不是就要离开湖底了?

这寒泉蕴含着如此浓郁的纯阴之气,必定事出有因,叶虚好奇之下,决定趁着自己还能够在水中闭气,深入泉眼好好查探一番究竟。

于是,他停止了“真火炼形金刚不坏神功”的运转,蛇身一扭向寒泉深处游去。在“爆炸肌肉”、“闪电神经”和“金刚魂力”的帮助下,叶虚此时的速度真的是快如闪电,短短一分钟,他就在寒泉水道中游出了十几公里。

那寒泉深入地下数十米,不见天日,而且冰寒无比。即使是拥有蛇类红外视觉的叶虚,在里面也是睁眼瞎,因此短短的十几公里,叶虚已经和水道石壁“亲密接触”了上千次,幸好他有“铜皮铁骨”,加上“金刚魂力”灌注全身,即使没有真的达到金刚不坏的境界,也已经相差无几,这才不至于将自己撞死。不过,头晕眼花、周身疼痛还是免不了的。

就在叶虚撞得自己头晕眼花,想要暂停下来休息一下的时候,眼前突然一亮来到了一处天然石室。

那天然石室四面为壁,上方开口,此时正是深夜,月亮高悬天际,一缕皎洁月光从石室顶部的开口照入了石室之中。借着皎洁月光,叶虚看清了石室的情况。

只见呈碗状、宽约数十米的石室底部,静静地躺着一块约有拇指大小、寒光闪闪的洁白玉石,一道雾气蒸腾的温泉从石室旁的泉眼流出,在白玉一边汇成了一个热水池,原本灼热无比的温泉一流到白玉旁边,就变成了冰寒的冰块。冰块又慢慢被热水融化,化为一股冰寒泉水向另一边的寒泉水道流去。

这小小的白玉,竟然是一块可以将热水冻成冰块的寒玉。而且,看情况它似乎已经在这个石室静躺了很多年。至于它的来历,看这石室的造型,可以猜测它应该是来自宇宙,也许是不知道多少年前光临地球的一块陨石。

这寒玉的存在,一下子颠覆了叶虚的物理概念。在他原本的知识里,冰冷的物体如果进入温暖的环境,应该是会被周围环境的热能逐渐暖化的。但是这寒玉却不但没有被暖化,反而将温泉冻成了冰块。那些热能都跑到哪里去了?

除非是有一股力量在不断地抵消着那些热能。叶虚很快想到,那应该就是宇宙中的纯阴之气。这块寒玉一定是可以自动吸取宇宙中的纯阴之气来补充能量,所以才能常年保持冰寒。

看来,这寒玉应该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宝贝,虽然现在还不知道有什么用,但是以后说不定会派上大用场。叶虚顿时起心想要将寒玉收起来。但是寒玉周围结起的厚厚冰块令他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收取。

叶虚正在犯难的时候,突然蛇眼一亮,又发现了一件宝贝。在那股冰块化成的寒泉之中,一块石头的背面,竟然长着一株通体碧绿的灵芝。那灵芝长有八片巴掌大的叶子,另外在其顶部还有一片拇指大的新叶。在月光的照耀下,那新叶正在迅速成长。

这竟是传说中的仙草——九叶灵芝。此物是吸取至阴之气生长出来的纯阴灵物,每一千年结一片叶子,九千年长成,万年得智慧而化妖,它每一片叶子都蕴含着强大而凝练无比的纯阴之气,修炼心念功夫的修真者得一片就可以凝聚元神,成为灵魂不灭的散仙。因此,在那本《心魔功》之中也有重点提及。这九叶灵芝简直就是天生为叶虚而生的至宝灵药。

传说有灵宝之处,必有灵兽护宝。反过来想,有灵兽之处,十有**也必藏有灵宝。叶虚此时不由暗自狂喜,佩服自己的英明。他早就猜想,那雪蟾盘踞在此处必定有因。果然,一番探查之下,又发现了两样宝贝。而且其中一件还是对自己大有妙用的九叶灵芝。

可惜这九叶灵芝还有一片叶子没有长成,不能马上采摘。不过看那叶子的生长速度,应该只需再过一两个月就可长成了。于是叶虚决定留在石室之中,寸步不离地保护仙草。现在,他自己也成了一头护宝灵兽了,只能希望不会有什么修真者前来夺宝了。

可惜世事难料,往往怕什么就来什么。这天叶虚正盘踞在九叶灵芝的旁边睡觉,突然心头警兆一现,惊醒了过来。自从用三味真火煅炼出凝聚无比的“金刚魂力”之后,叶虚的各种感知能力都提升了许多。此时,他分明感应到有强大的生物在迅速靠近。

叶虚连忙找了一处石缝躲藏了起来。他体内的纯阳之气已经全部被纯阴之气中和,变成了中性的混沌之气,相当于拥有了万年道行,可惜蛇类的万年道行,恐怕还比不上那些修炼高深功法的修真者千年修行。

另外,修真者体内的真气就好比汽车的燃油,而**则相当于引擎,叶虚现在的**已经被三味真火煅炼得十分强悍,但他并不知道如何运用那混沌之气产生能量。幸好那混沌之气会自动吸收外界的能量,重新分解成阴阳之气,然后又在叶虚体内结合成三味真火,仍然能够为他源源不绝地提供能量。

然而这样的情况下,混沌之气的潜能最多只发挥出了十分之一。七扣八减下来,叶虚估计自己能够发挥出来的战斗力,最多只相当于一名百年道行的名门修真者。因此他不得不小心谨慎,先隐藏起来弄清楚敌人的实力再做打算。

幸好,他的混沌之气会自动吸收外界的能量,可以将自身的气息完全隐藏起来,虽然他实力不强,但只要他有心隐藏,即使是那些实力最顶尖的修真者恐怕也难以发现他的存在。

不一会儿,一青一紫两道遁光就从天而降,落在了石室顶部的山壁上。遁光敛去,现出了两个人影,却是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他们分别身穿青色和紫色的衣甲,手持一青一紫两把短剑,男的玉树临风、高达威猛,女的更是生得貌美如花,婀娜多姿,两人仿佛传说中的金童玉女。

降落之后,那两个男女并不急着进入石室,而是在上方仔细地向下察看起来。一边察看,两人一边轻声交谈。

叶虚好奇之下,将“金刚魂力”贯入双耳,使听力超越蛇类**限制地提升了数十倍,顿时将两人的对话听了个一清二楚。

只听那紫衣少女柔声对旁边的青衣少年说道:“师兄,掌门师伯说这九叶灵芝有千年雪蟾守护,但是现在却看不见雪蟾踪影,想必是见我们来到,躲藏了起来打算偷袭,等下下去务必小心谨慎,不要中了暗算!”

那青衣少年却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师妹,你也太小心了,何必在意一只千年道行的小小雪蟾,这些异类修真修行全凭本能,千年道行最多只相当于我们的百年道行,我们有紫青双剑在手,就算遇到什么万年老妖、盖世魔头,也要杀得他们魂飞魄散!”

少女秀眉一皱正想再劝,突然半空中传来了一阵狂笑:“哈哈哈哈,峨嵋剑派的传人竟然如此夜郎自大,真是笑掉旁人大牙!”

狂笑声中,半空飞下了十几道人影。当先一人浑身**,体生血红鳞片,背长三对蝙蝠翅膀,竟是一个半魔半人的怪物。随后两道人影也是赤身**,体生鳞片,不过只有两对蝙蝠翅膀,却是两名丰满诱人的美妇。最后却是八名只有一对蝙蝠翅膀的壮汉,一个个肌肉纠结,张牙舞爪,看来是保镖随从之类的人物。

紫衣少女见这些来人一个个赤身**,顿时俏脸羞得通红,侧过脸去骂道:“魔教妖人果然不要脸!”

旁边的青衣少年却顾不得生气,只见他大睁双眼,紧紧地盯着来人,满脸直冒冷汗。因为那名背生三对翅膀的魔人正散发着滔天气势,紧紧地压制着他的心灵。

紫衣少女突然心中一动,转头向那当头魔人颤声问道:“你,你是血魔宫宫主血魔?”

“嘿嘿,正是本宫主,小美人你也听过本宫主的名号吗?”那背生三翅的魔人邪邪一笑,降落在了少年少女对面。那两名浑身**的妖艳美妇随即落下,一左一右地抱着他的双臂,旁若无人地在他身上磨蹭、挑逗起来。八名壮汉却分成八个方位,将少年和少女包围了起来。

紫衣少女秀眉一皱,却并不见惊慌,只听她娇声喝问道:“你们在跟踪我们?”

“没错,峨嵋派年轻一辈中最厉害的齐青云和步紫烟来到我血魔宫地盘,我这个做主人的当然不能坐视不理,想不到一番跟踪之下,竟让我发现自己的地盘上长着九叶灵芝这等灵物,真是要谢谢你们两个了,嘿嘿嘿!”血魔得意地大笑了起来。

这两个少男少女正是当今仙道第一门派蜀山峨嵋剑派的两名入世修行弟子,男的是峨嵋当代掌门火龙真人齐炎的宝贝儿子齐青云,女的是峨嵋掌门夫人寒冰仙子韩冰的得意弟子步紫烟。

两人都是峨嵋剑派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分别获传峨嵋最强的两把仙剑青云剑和紫烟剑。因为实力超群,所以齐青云就自然而然地生出了一种傲气,刚才口出狂言,竟连那些传说中的万年老妖和盖世魔头都不放在眼里。

现在被血魔气势压制,齐青云才知道自己的实力是多么弱小。对上真正的万年老妖、盖世魔头,别人光用气势就可以将他压个半死了。但是,他毕竟是峨嵋掌门的儿子,修炼的是最正宗的玄门心法,虽然实力悬殊受到敌人的气势压制,但是还不至于就此束手待毙。

只见他一边艰难抵御着血魔的气势压制,一边咬牙切齿地说道:“天生灵宝只有有德者才能据之,血魔你**掳掠、坏事做尽,有什么资格得到这九叶灵芝?”

“哼,我魔道之人只言成王败寇,今日我获得了这九叶灵芝,我就是有德之人!”血魔冷笑着说道。

“血魔前辈,你是魔道之中的老前辈,从我们两个后辈手中抢东西,岂不是要笑掉旁人大牙?”步紫烟忽然嫣然一笑,缓缓地说道。

血魔看了看步紫烟,淫淫一笑道:“嘿嘿,小美人,你说的倒也有几分道理!”

步紫烟见血魔口气放松,正想打铁趁热地说服血魔,却不料他语气一变,霸道无比地说道:“因此,我今天绝不能放走你们两个,只要杀人灭口,谁还能说我血魔以大欺小?”
正文 第四章 魔与道螳螂捕蝉
弑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