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初显身手(下)

出得城外,张重玄气定神闲的站在一棵大树之下,看着城门里进进出出的行人,照他估计,忠伯一伙人将会在十秒后到来。(顶点小说手打小说)

十秒后,忠伯等人驾着的马车果然从城门口飞奔而出。张重玄连忙走到了路边,喊道:“忠伯。”

啪,一道鞭子落下,最前一辆马车上掌马的忠伯吁了一声,马车在行了几米后停了下来,紧接着他身后的马车也跟着停了下来。

张重玄走到忠伯马车面前,忠伯正好从马车上走了下来,见到张重玄,不解道:“少爷,你怎么会在城外。”

“我是来城外玩的。”张重玄漫不经心道,眼神却向马车内揪去。那马车被灰色布帘给遮蔽,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只是布帘在风的吹嘘下,扬起一角,张重玄在那昏暗的光线中,清晰地看到了几双腿,看那腿上的裤子,明显是张府丫鬟的打扮。

“忠伯出去办点事情,少爷,你一个人来城外游玩,小心遇到坏人,还是快快回去。”忠伯见张重玄往马车内瞧去,脸色开始有点不自在。

“忠伯,既然你外出,那也带上我吧,我也想出去见识见识。刚好我玩累了,就进马车上体息一下才。”张重玄说着就朝马车走去,忠伯连忙横移身子想要阻拦张重玄。忠伯明明把张重玄拦在身前,可是他眼睛一花,张重玄不知何时已然到了他的身后。忠伯内心涌起一股莫名的感觉,回头朝张重玄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

张重玄此时已经掀开马车上的帘子,看到里面的人,见自己果然没有料错,喝道:“你们怎么会在这。”

“少爷。”马车内确实是张府的丫鬟,她们在见到张重玄,一时之间,心里面都被张重玄的凌厉的气势所撼,不敢迎视张重玄,纷纷慌忙起身垂首行礼。

张重玄头朝马车内一指,问道:“忠伯,这是怎么回事?”见忠伯一脸犹豫,张重玄道:“忠伯,你是最疼爱我的了,你知道我的个性,有什么你对我说,不要瞒着我。”

忠伯见张重玄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盯着他,立时感到一阵温暖,张重玄自小就调皮捣蛋,可是在大体上,却是比成*人还要显得稳重些,对他亦是如爷爷一般。忠伯不忍心骗张重玄,长叹一声,道出了实情:“少爷,老爷这些年来由于经营不善,家中的银两库存已然所剩不多,府中丫鬟过多,反而增添负担,所以老爷决定……决定”

“决定把这些丫鬟卖了。”张重玄说出了忠伯难以启齿的话,心中想道:“爹和娘是除了师傅以外对我最好的人,这些年来,他们待我不簿,如今家道至此,看来我是该为家想想了。”想到这,张重玄昂然道:“忠伯,你带她们回去,至于银两,你不用担心,我会想办法,你回去告诉我爹和我娘,我出去几天,等我回来后,我一定会重振张家的。”

忠伯连忙应是,张重玄这一番话说来,居然使得他根本起不了违背之意,一时之间,他才发现,他根本不了解和他生活了七年的张重玄。

张重玄亲自送忠伯上马车,在见到忠伯驾车带着其他人返回城内后,张重玄身形一起,整个人如一个大鹏一样,徐徐朝远方兴河上沿飞去。没片刻,张重玄就飞到了和风化云约好的地点,见风化云正在把玩一把飞剑,他连忙咳了一声。

把玩飞剑中的风化云见到张重玄到来,连忙道:“师傅,你来啦,弟子等候已久了。”说着把那把飞剑递到张重玄面前,道:“师傅,你上次见徒儿时,要徒儿帮你寻找仙器,这是徒儿从一道人手中费了极大周折抢了过来的飞剑万里独行,你老看看。嘿嘿,徒弟记得师傅吩咐,把那道人吞噬进腹内,没有留下任何手脚。”

张重玄瞧了一眼那剑,只见剑长尺余,宽两指,通体晶绿,一脸鄙夷道:“这剑虽然是人器七品,可是华而不实,一看就是先行用晶玉来锻造,后在运用仙法来提升的法器,被你所杀的那人是不是那家的少爷啊。”

“师傅,你真厉害,我那时拦下他时,他身后还跟了几个手下,都在那嚣张的叫着‘少爷,让他瞧瞧你万里独行的厉害’,我原本以为他很厉害,结果只是稍微热身一下,他就挂了,真是笑死我了。”风化云说着整个人都笑了起来,显然是回想起了那一滑稽的打斗场面。

张重玄听到风化云所说,非但没有笑,反而冷哼一声。一旁的风化云听到张重玄的冷哼,如一道闷雷轰下,身上冷汗直冒。风化云明白到自己说漏嘴了,连忙跪了下来,道:“师傅,徒儿不是有心骗你的。”

张重玄手微微一举,风化云手上的七品飞剑就发出一声龙吟,自动飞入张重玄手里,本是普普通通的一柄七品飞剑,可是到了张重玄手里,绿茫肆意增长,似要夺人双目,偏生那绿茫烈而不放,只是在剑身上流转。

一旁的风化云见此心中大骇不已,这些年来,他一方面利用张重玄所传授的口诀巩固元神和**,一方面又勤加练习道法,进界一日千里,早对自己的道行充满了信心,可是见到张重玄这一手,他心里居然起了一股莫名的惧意,暗道:“我靠,我努力修炼了这么多年,原想等到元神和**巩固后,就当场吞噬他来增长功力,可看他这一手,一把七品飞剑到他手上,居然连那三、四品的法器也不过如此,我肯定不是他对手,更何况,他还指不定隐藏了实力,看来这个师傅还是要让他当的。”

张重玄也不管风化云的反应,伸手把剑往空中一掀,右手五指缠绕,万里独行立时朝边上一坐大青山飞去,只听砰的一声,整坐大山瞬间夷为平地,那山成了石粉,飘荡在空中,久久不散。风化云见此,明白到自己就是再修炼个百八十年也不一定能达到这种境界,那还能有什么想法,连忙道:“师傅真是厉害,徒儿我真是服了。”

张重玄把剑一收,道:“哎,这剑也太差劲了,击碎大山,居然还发出如此巨响,一看就是因为剑身不纯所导致的结果啊!徒儿,你下次如若再把我吩咐给你的事随便了之,你自己想想后果。”人地天三阶宝物,各分九品,一品最高,九品最次,别说是人器七品,就是天器七品,张重玄也不放眼里。

风化云连忙道:“师傅,你就是给徒儿一千个胆,我也不敢了。”

张重玄道:“知道就好,起来吧,我等下还有事去办,现在就传你口诀吧。”张重玄叫风化云寻找法器的原意是想炼化一把合身法器,大凡法器并不是能一蹴而就的,真正好的法宝都是随着法器拥有者的成长而成长,不过刚才在遇到忠伯后,张重玄改变了自己所定下的计划。

风化云站起了身,躬敬的立于一旁,静听张重玄传口诀。

这一段口诀教来,张重玄甚是费劲。

口诀句句博大精深,入耳生涩,风化云也算有千年修行了,而且法诀的修炼是照着张重玄所传授的按部就班,可是在听完张重玄所传授的口诀后,风化云身体内仍然感到气血上涌,兀自喷出一口鲜血来。

“你好好体会,这些口诀非同一般,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就给我一步一步的练。”

“师父教诲,徒儿铭记在心。”

张重玄把万里独行往空中一掀,整个人身形一起,负手而立在万里独行上,剑就化作一道绿茫消失在碧蓝的天空之中,只留下那朵朵被风吹过的浮云。

“哎,真的是人比人气死人啊,师傅御剑飞行,居然连口诀都不念,直接心随意动,那好歹也是一个七品人器,在师傅手中,居然不用祭法,直接当草用啊。”风化云感叹一声,自己也飞回在河内的老穴,修行张重玄所传授的口诀去了。
正文 第七章 初显身手(下)
逆天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