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乐家四妞儿

第一章乐家四妞儿

韶然国。(顶点小说手打小说)天元二十三年。

燕城郊外,桃花村。

黄昏时分,太阳西斜,晚霞染红了半边天。村人们忙碌了一天,男人们从自家田地里扛着锄头回家,妇女们赶着在灶台上生火做饭。村东头的乐家此时却是人影窜动,热闹非凡。

“乐家婶子,再加把劲儿啊,就快啦,就快出来啦。”一个四十多岁的妇人高声叫着。

床上躺着的乐林氏强忍着体内阵阵剧痛,咬紧牙关拼命使劲。双手紧紧抓住床边,指节都泛白了。痛苦的呻吟声时不时的传到屋外。

此时,乐家的院子里。

乐家当家的乐山不住的搓着手,脚步不停的人院子里走来走去,显得十分紧张。在他身后跟着三个年岁不一的男童,大的不过六七岁,小的才三岁。三个小萝卜头儿跟在自家爹爹后头,都皱着小脸眼巴巴的瞅着关得紧紧的大门。

“爹,娘给我生妹妹了吗?”老大乐文手里牵着老三乐贤,一脸盼望的看着父亲。

四岁的老2乐武也上前拽着他爹衣襟,满脸喜色:“爹啊,村西头吴二婶的小保子都有妹妹了,我也要妹妹。”

老三乐贤才只三岁,也一人一边抱住乐山大腿,不住的要妹妹。

乐山又好气又好笑,一撇手把一堆小萝卜头儿推到一边,大声道:“都给我闭嘴。还不知道你们娘生得是弟弟还是妹妹呢,给我老老实实的呆着。”

小萝卜头儿们见爹爹板起了脸,都没敢再说话,聚成一堆,六只眼睛紧紧望着窗户。

乐山今年三十岁,曾祖父那辈曾中过解元,也曾做了一任小官,官风也颇清廉。卸任后带子携孙归乡务农,竟在这乡野村间扎根落户了。乐家到乐山这辈,父母早亡,只有他和大哥乐海兄弟俩人,乐海比乐山大三岁,妻子温氏素来体弱,年近三十才得一子乐从,此后却再无生养。

乐山妻子林氏是外乡人,因家乡遭水灾随同寡母来燕城寻亲,寄人篱下的住了一段日子,终究不是长法,因她绣得一手好刺绣,远近闻名,亲友便找人牵线说她说给乐山为妻,林家二老见乐山为人憨厚正直,家中祖上又是书香门弟,早一口答应了。林氏与乐山成婚后,男耕女织,小日子过得挺美满,在乐山的提议下,又将岳母崔章氏从城中接来家中同住。这林氏肚子颇为争气,成婚十年,给乐家连添了三个儿子。把个大伯子乐海高兴得够呛,他因自己只有一子,怕乐家人丁单薄,断了香烟,他这乐家老大百年后无颜去见列祖列宗,后见弟妹连生三个带把儿的,一颗心才稳稳的放回了肚子里。

乐山有儿子承继香烟,那份高兴劲儿自是不必细说。只是这接二连三生的全都是愣头小子,倒让他有些腻烦了。看着别人家那些娇里娇气的小丫头片子,倒是令他有些羡慕。林氏也是被这帮臭小子的淘气顽皮给闹得头疼不已,巴不得生个贴心小棉袄来娇生惯养着,可偏偏儿子排着队来,女儿半个也没有。

这次肚子又大了,全家都巴望着是个女儿,连那三个小萝卜头儿也吵嚷着要妹妹。

乐山正自胡思乱想,耳中忽听得房内妻子一阵惨叫,片刻后一阵婴儿响亮的啼哭声响起,紧接着房门从里面推开,他岳母崔章氏满面喜色,连皱纹都笑开了,连连招手自家女婿。

“我说姑爷,你好福气啊,我女儿给你添了个白白胖胖的千金哪。”

乐山闻言如听了天籁一般,喜得一蹦老高,几步冲进屋内。崔章氏挨个拍拍几个孙子的小脑袋,笑得嘴都合不拢:“臭娃子们,你们有妹妹了,以后可得有个哥哥样了。”

三个男童高兴得大叫大嚷,扯着崔章氏的衣襟直嚷着要看妹妹,崔章氏笑着领着外孙子们走进屋内。

乐山来到妻子林氏跟前,见她半靠在床头,身子倚在堆好的厚厚的被子上,正低头看着怀中刚刚出生的女儿。乐山顺着妻子眼光看向她怀里,见女儿已被洗得干干净净包在块柔软的棉布里,粉嘟嘟的小人儿蜷成一团,小手紧紧攥着,正在啼哭。

乐山脸上都乐出花来了,轻手轻脚的从林氏手中抱过女儿,在怀中轻晃着哄着她,伸嘴在女儿粉红的额头轻轻亲了一口,怀中婴儿却哭得更大声了。

俞敏不知该怎样形容目前这种诡异的情形,变成婴儿的她除了用哭来发泄心中的惊恐和不满,别无他法。谁能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只记得自己下班后好好的在公车站等车,就被一辆开上了人行道的轿车给撞了,然后她就在一阵剧痛中失去了知觉,再醒来时她就震惊的发现,自己居然成了一个新生婴儿,被一个梳着古式发髻的妇女给抱在怀里。

天哪,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穿越?她俞敏竟然也酷酷的赶了一把时髦?还是说她这是转世投胎了?但是听说转世前都得喝孟婆汤不是吗?怎么她还保有着前世的记忆啊?这不是明摆着折磨她吗,带着现代社会记忆的她穿越到这个陌生的古代时空,这先进和落后的强烈对比,让她怎么活啊?

虽然在现代,她是个从小在福利院长大的孤儿,无牵无挂倒不用担心有亲人会对她牵肠挂肚,但是她好不容易靠奖学金和打零工读完了大学,刚上班没到一个月就香消玉殒了,老天是不是对她太残酷了?她这二十三年的努力岂不白费了?越想越气,越气越想骂人,但嘴里半颗牙都没有,说话漏风,她只好以哭泄愤。

正在俞敏紧握着小拳头,张大小嘴鬼哭神号时,一个稚嫩清脆的声音忽然响起:

“妹妹真丑,象只小猴子。”

婴儿的哭声立时就停止了,同时睁开了眼睛。

是谁?谁那么没眼光竟敢说她长得象猴子?当看见眼前挤着三张小屁孩稚嫩的小脸时,俞敏心里长叹一声,又慢慢闭上了眼睛,哼,算了,她不和乳臭未干的小鬼计较。

屋内的大人们听了六岁的乐武的话,登时都哈哈大笑起来。前来帮忙林氏生产的对门邻居陈三娘正在水盆里洗手,听了笑道:“二小子还说别人呢,没瞧见你出生那会儿,活像个小鸡崽儿。”

众人又笑起来,崔章氏越看外孙女儿越爱,连声让乐山给起个名字。乐山思量了半晌,转头看到窗外山间一片粉桃盛开如霞似锦,便笑道:“就叫个小桃吧。乐小桃,桃子是开花结果的,听着喜庆吉利。”

林氏也接口道:“这桃字和逃同音,取个逢凶化吉,遇难呈祥之意也好。”

陈三娘笑道:“到底你们夫妻俩识些字,给娃起个名字也恁的好听。不象我家娃儿们,小宝啊,梨花啊,捡着什么叫什么。”

大家说笑一回,陈三娘便要告辞回家。

崔章氏一把拉住她手,满脸是笑:“他婶子,晚上叫上你家孩子爹和孩子们,来家一起吃个饭,看叫你辛苦了大半天,姑爷昨儿个上山打了只山鸡,又割了三斤猪肉,咱晚上包点儿饺子吃。”

“哟,大婶儿,这可就见外了,咱们对门住着都十多年了,哪用得着这些?”

林氏也笑说:“三娘,知道你没说的,就是大家一起热闹下子,让你家陈五陪大山喝两杯。”

陈三娘听她们如此说,再不推辞,笑着答应了转身回家不提。

乐文一直跟在父亲身边,盯着自己小妹看个不休,忽得大叫一声:“妹妹又睁眼了。”

乐山一看,果见女儿睁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眼瞳乌黑水润正骨碌碌直转,喜得忙把她抱到林氏眼前要她瞧。

俞敏忍不住翻个白眼,有啥好看?你们都连生三个了,还没看够啊?

林氏见女儿一张柔嫩嫩的小脸皱在一起,以为她饿了,便让乐文领着弟弟们出去玩,解了衣裳给孩子喂奶。俞敏见她露出半边胸脯时便愣住了,待得林氏把**塞进她嘴里之后,俞敏心里流着泪,彻底的认输了。

她被残酷的现实打败了,俞敏不得不承认,如今她就是一倒霉的婴儿级穿越女,要想活着就得认命,并且继续认命的活着。哎,既来之,则安之,既然改变不了命运的安排,她就干脆接受现实好了。

乐小桃就乐小桃吧,她认了。起码这一世里她有爹娘,还有哥哥,虽然只是几个胎毛未褪的小鬼,但也聊胜于无吧。唯今之计她只能随遇而安,走一步算一步好了。

使劲的吸着娘亲的乳汁,乐小桃一点儿也不让自己吃亏。地球人都知道母乳喂养好,她可不傻,既然已经决定在这个陌生的时空里茁壮的成长,那么养好自己的小身子骨儿就是最重要的。

满脑袋胡思乱想的乐小桃,吃饱喝足后无聊的睡着了。

林氏见宝贝女儿吃饱了就睡,一点儿也不闹人,更是怜爱她,把她轻轻放在身旁软褥上,盖上薄薄的小被子,看她熟睡着的可爱小脸。

乐山早就去厨房搬出放了好久的一坛女儿红,去前院找地儿埋去了。
正文 第一章 乐家四妞儿
桃花笑春风